祁祁祁肆.

I love you 3000 times.

【鹿犬520 20:00】Lakenet

首先先祝鹿犬夫夫520快乐!

上一棒是@her 老师!

下一棒是@桃泽踏踏🍑 老师!

是ABO➕伪欧洲中世纪鹿犬双穿越设定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看⬇️
















https://shimo.im/docs/CR3THgpGdhddV6V6

【詹姆波特生贺24H|8:00】It's consuming me

感谢上一棒@漆七 老师!

快看下一棒@佛罗伦萨悲剧 老师!

祝亲爱的尖头叉子60大寿快乐!

原著向,是甜饼,ooc预警

cp为鹿犬,其中有RBBC,GGAD掉落

战争什么的通通没有!

我就是要看他们甜甜的日常!(超大声

————————————— 

他跌进了那扇帷幔,不断向下坠落 

空无一物,除了他自己 

哈利,莱姆斯,莉莉,邓布利多教授,雷古勒斯…… 

他的脑海中划过一连串的名字 

他想要抓住什么,却最终失之交臂 

周围死者的低语声快要将他逼疯 

突然间是一道刺眼的白光 

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周围的低语声越来越轻,甚至模糊起来 

在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时,他脑海中蹦出了一个名字: 

詹姆·波特。 

———————————— 

“嘿,我能坐在这里吗?”黑色的头发乱蓬蓬的像个鸟窝一样的男孩站在车厢门口 

詹姆笑嘻嘻地看着眼前被他吵醒的男孩。不得不说,他没来由的喜欢那双灰色的眼睛。 

尤其是在那双眼睛看向他的时候。 

那里面包含了很多情绪,是一个11岁男孩不该有的情绪,十分复杂。 

其中有悔恨,有惊讶,也有被埋藏在深处的欲//望。 

但对于一个真正意义上只有11岁的男孩来说,詹姆只是觉得这双眼睛很好看罢了。 

“……请便。”他的嗓音很好听,詹姆又想到。 

“詹姆.波特”他伸出了手。“……西里斯.布莱克”对面的美人儿犹豫了一下,回握住他的手。“布莱克?很耳熟的的姓氏。”“我家所有人都是斯莱特林。”西里斯无奈地说。 

詹姆打量着那双眼睛,有无奈,又不满,有厌恶,但没有斯莱特林的骄傲和冷血。 

“是吗?!我还觉着你挺好的呢!”他夸张地叫着,试图挽救尴尬的气氛。而面前的男孩只是低头轻笑了一声,满是苦涩。 

挽救失败。詹姆正想着怎么防止自己被尬死,车厢门突然被拉开。 

“男孩们,需要买什么小零食吗?”梅林的黑丝袜啊,詹姆过分地感激这辆小餐车,以至于他脱口而出:“全给我来一份。” 

知道什么事最尴尬吗,就是在你想要请人家吃零食时却发现自己带的钱不够。 

西里斯看着他,突然笑了。 

“我付钱。”他掏出了钱包。 

———— 

【第一学年】 

西里斯发现这个世界和他原本所处的有很大不同 

比如在他进格兰芬多之后,雷古勒斯并没有与他吵架;比如詹姆并没有在分 院仪式当天和莉莉搭讪;比如小矮星彼得并不存在;比如伏地魔已经被校长和他的鹦鹉男友给扔进了黑湖喂章鱼;比如…… 

比如詹姆波特就像春天的牡鹿一样粘着他不放! 

你给我镇静点!我不是小母鹿!劳资是大黑狗!咬人的那种!  

(以下是小波特先生在用双面镜和他父母聊天时的节选) 

詹姆:“……我最近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男孩子!” 

波特夫人:“是很要好的朋…” 

詹姆:“我以后想和他结婚!” 

波特夫妇:“……” 

波特夫人:“那是谁呢?” 

詹姆:“西里斯!西里斯·布莱克!他为了和我在一起甚至也来到了 格兰芬多呢!/骄傲” 

(西里斯:我不是那么想的啊!你别过来啊!) 

波特先生(对他妻子耳语):“或许我得要换个职业?我不研究生发水,我改为研究生子魔药?” 

波特夫人(内心):布莱克家的少爷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喜欢上我家的傻儿子呢? 

———— 

【第二学年】 

 在一学年的过渡期后,两个人终于变成了正常的朋友。因此,在詹姆被选为魁地奇球队的找球手时,格兰芬多的所有人,也包括先前一直躲着他的西里斯,都来为他庆祝。尽管他们并没到喝酒的年龄,两个人还是趁着级长不注意尝了一口黄油啤酒,至于这一口后来变成了几杯的事情我们也就不追究了。(莉莉:你们就骗鬼去吧!黄油啤酒那么点酒精怎么会喝醉人!) 

两人好像都已经醉了,东倒西歪的躺在沙发上。这时,西里斯开口说话了:“詹姆……”詹姆看向他,那双灰色的眼睛里倒映着炉火中跳跃的火苗。他刚想说什么,却被西里斯打断了:“我想看你穿裙子打魁地奇!” 

詹姆:“……不要。” 

西里斯:QAQ        詹姆:“……卖萌也没用。(实际上就快被说服了)” 

“那我把我这一个月的零食都给你分一半!”“……” 

“……我以后教你怎么追女孩!”“不要。” 

“我……”西里斯想不出来了。这小孩怎么那么难哄。 

“我想要你和我睡一张床上。”“……为什么”“因为西里斯的身体很软……” 

……淦。西里斯脸红了。他的詹米小宝贝什么时候那么恶心了。 

“那你答应了?”詹姆笑得跟朵花似的。 

“……成交。”搞得跟个卖身契似的,不就想看他穿个裙子吗。 

他当然不可能在比赛时穿裙子,于是在比赛结束后的晚上,他们两个人不顾宵禁和费尔奇警告,拿着一把借来的扫帚遛出了校门。接着荧光闪烁,西里斯坏笑着打量着詹姆问一位苏格兰男生借来的裙子。短裙很好的遮住了大腿,只露出了詹姆精瘦的小腿。“我听说苏格兰人穿短裙是不穿内/裤的……”“……我穿了。”“……否则会显得他很不男人。”“闭嘴。” 

可能詹姆同学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看上的美人坏的很。 

他带着西里斯骑上了飞天扫帚,夜晚的风吹得他的腿凉飕飕的。 

不过也值了,他想着,感受着身后的男孩环住他腰间时传来的温度。 

———— 

【第三学年】 

他早该预料到的,自从他进了格兰芬多后,父母肯定会大发雷霆。 

而三年级最重要的是什么,对大部分学生来说,是前往霍格莫德的机会。 

很明显,他没有这个机会了。西里斯站在学校门口,悲哀地想。 

从早上开始,詹姆就不见踪影,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也不带上他。西里斯愤愤地踢了一脚雪。 

突然间,他的肩头被谁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没有人。 

但他却明白过来,伸手一掀,詹姆笑嘻嘻地脑袋露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的?”他惊喜的问。“隐形斗篷,我还没有这么傻。”西里斯装模作样地打量了一番斗篷,问:“隐形兽的毛皮?”“不是,这是我家祖传的。”他把西里斯拉了过来,两个男生挤在一张斗篷下面。“现在,你愿意和我前去霍格莫德,探索那未知却又美丽的世界吗?”他笑道。西里斯毫不犹豫:“乐意至极。” 

他们走过白雪皑皑的街道,学生嬉笑着从他们身边走过,谁都没有注意到那并排的两列脚印。 

在去了佐科笑话店和三把扫帚酒吧并偷偷地把某位不知名同学正在研究的产品弄出了响儿吓坏了他以及喝完了马尔福刚点的黄油啤酒后,两人开心地一路狂奔到蜂蜜公爵。的确,糖果店的氛围比其他地方都要甜蜜的多。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甜食的香味。他们从密集的人流中穿过,还顺便偷了几袋糖果。很快他们又从蜂蜜公爵中挤了出来,两人抱着糖果,很快溜回了学校。 

西里斯舔着棒棒糖,听着詹姆在旁边叽叽喳喳的说话……好吧,他实际上一句话都没听进去。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曾经他们四个掠夺者在学校里的快乐,是加入凤凰社后遇到麻烦时彼此的团结,还有身边人们的死去,好友的背叛,还有…… 

“西里斯?你在听吗?”詹姆的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西里斯突然清醒了过来。他看向身边男生浅褐色的眼睛,鼻子突然有点酸。 

“那个……”“我没事。”西里斯揉了揉眼睛,强行打断了他的话。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有什么……难过的事的话,你……你完全可以告诉我的。”詹姆站在他面前,挠了挠头,但却很认真地说着。 

梅林啊,他真的不会哄人。詹姆有点想要摸一摸鼻梁。 

西里斯看着他很久,突然笑了出来。他凑上前去。隔着一块甜甜的棒棒糖,他吻了他。 

“那么重新认识一下吧,情感垃圾箱先生,我是西里斯·布莱克。”他笑着绕开愣住的男生,向前大步走去。 

———— 

 

【第四学年】 

“詹姆!波特!”早饭时,格兰芬多长桌前正爆发着一场小小的吵闹。 

漂亮的红发女孩正怒视着对面一脸无辜的黑发男生。“不要!在刚入学的学弟学妹们面前!!和你亲爱的小男友!!!秀恩爱!!!!你会把他们!!!!!带坏的!!!!!!” 

“我秀恩爱是我的权利,他们没有男朋友是他们的事,和我又没关系……”看着女孩的脸色变差,詹姆往后缩了缩。坐在一边的西里斯安慰性地顺了顺他的毛。 

手感不错。 

但这一动作却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导火索。“西里斯布莱克!你怎么着也得管管他!” 

西里斯:???关我屁事。 

路过的校长:年轻真好啊,还能感觉得到爱的甜蜜(不像我这个老头已经被宠坏了:)

[您好,您的盖勒特.欧洲醋王.煤气社准备.不行不能让小年轻秀过GGAD.格林德沃已经上线] 

格林德沃亲了一下邓布利多的脸颊:“今天晚上要吃什么甜品吗?”“柠檬派。”“我现在就让文达去买。” 

莉莉:“……”不过她很快就又把矛头指向了面前的男孩们:“上次有个学妹都被你们吓哭了!” 

“……那是因为她喜欢西里斯,而我只是当着她的面吻了他罢了。” 

其实莉莉不知道的是,詹姆和西里斯早在三年级的暑假就已经学会了阿尼玛格斯,两个人完全可以变成动物去禁林里玩,谁也管不着。 

他只是想警告一下那些不懂事的小豆丁们罢了。詹姆撇撇嘴,躺在西里斯怀里,朝着向这里看来的小朋友们吐了吐舌头。 

———— 

【第五学年】 

他还是被父母赶出来了,西里斯带着自己的家当,坐在家——哦,那里已经不是他的家了,准确的说是布莱克老宅的门口,等待着骑士公交车。 

他很想抽一支烟,尽管未成年人是不能抽烟的,但他还是想来一支。他至今都记得上辈子他被赶出来时是一边大声笑一边离开的,当时他觉得自己酷极了……然后就因为抬着头没注意台阶摔了一跤。现在想想倒也真挺蠢的。 

紧接着,他就差点被一辆飞驰的公交车撞倒。“你好啊先生,骑士公交车为你……你坐地上干啥呢?”和蔼的售票员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放好行李后,他转头问:“你去哪?” 

西里斯想都没想:“戈德里克山谷。” 

当到站时,西里斯摇摇晃晃的下了车,他挺想吐的。 

以后再也不坐公交车了,他揉了揉鼻梁。向山谷里走去。 

山谷的夜晚永远是宁静的,大家待在家中,看看书,做做家务活什么的。很多人都对这种生活表示满意,除了詹姆·波特外。 

他托着腮看着窗外,黑漆漆的,一点都不好看。但是想到黑色(black)时,他脑袋里又浮现出了西里斯的脸。他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 

那个梦一点都不好,他甩了甩头,想要把那个梦从脑袋里甩出来,可他就是忘不了西里斯那双潮湿的灰色眼睛。他突然看见底下有一个黑发的男孩在窗外朝他笑着。“詹姆!”西里斯笑着喊,“不打算请我进去吗?” 

“所以你为什么会过来?”在片刻的激动后,詹姆把西里斯带到了他的房间。 

“我爸妈把我从家族中驱逐了出来,我不知道去哪儿,就来你这儿了。”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被赶出来的不是他一样。 

“噢,我很高兴——很遗憾。但不得不说,我还蛮高兴的,因为,如果你没被赶出来,我这个暑假都见不着你。”他快速的说,换来了西里斯的拥抱和他的美人的吻。 

———— 

【第六学年】 

西里斯最近不知道从哪里买了一辆摩托,但至少,在詹姆看到它时,它已经变成了一辆会飞的摩托了。“很显然你的父母没有把你的财产给夺走。”他打量着摩托,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那是迟早的事,但趁他们还没想起来,我先帮亲爱的雷雷花掉一些——他绝对用不掉那么多的。”西里斯耸了耸肩。 

“你有骑过她吗?”“无论是哪种意义上的「骑」,我都没有。”“……” 

于是两个人就像二年级时骑飞天扫帚一样跳上了摩托——唯一的区别是这次是詹姆的手搂住西里斯的腰。“你太瘦了,以后多吃点。”“你闭嘴。” 

西里斯抛给他一个头盔:“准备好和我一起去麻瓜的世界探险了吗,小美人?” 

“不要搞得好像你是上面的那个。”“……你再多废话一句我就把你踹下去。” 

【俺这里不想编了,咱们直接看第七学年吧】 

———— 

【第七学年】——【这里其实指毕业后】 

他们最终毕业了,大家都有了一个好结局。 

雷古勒斯和那个小克劳奇结了婚并都加入了巫粹党;莉莉成为了魔法部国际事务司的司长;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举办了一次婚礼……这可真是皆大欢喜了。他想着。 

而他们呢,值得一提的是,最近詹姆成为了一名傲罗,经常见不着人。 

臭男人,有了工作就忘了爱情的臭男人。西里斯如此总结。 

在站在阳台上想着时,门突然被打开。 

臭男人回来了。他还没转身,就被人抱住。 

“西里斯……”詹姆抱着他,“我真的好想你……” 

西里斯在拥抱中艰难地转过身。这时候的詹姆就和大型犬——不,不能说是大型犬,他比大型犬还要黏人。“……你先放开我。”他戳了戳詹姆的腰,后者不得不松开,同时,一张羊皮纸掉了出来。西里斯翻开一看:生子魔药的配方。 

“……这是我之前遇到莉莉时她给我的。”詹姆挠了挠头,“据说是她和鼻——斯内普一起研究出来的。”西里斯把纸塞回詹姆口袋里:“要生你自己生。” 

“我回来主要是另外一件事……”詹姆第一次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西里斯,你得知道,从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起,你的眼睛,你的嗓音,你的优雅……你的一切都无时无刻不在令我着迷,我愿意与你共度一生,那么你,西里斯·布莱克,愿意和我结婚吗?”他说着,用魔法变出了一双精致的对戒。 

西里斯看着面前的男人,七年的变化让他已经看不见昔日那个男孩的影子了。 

“为什么不呢?”他笑道。 

在戈德里克山谷和夜晚的月亮的见证下,他们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

 

【End】

 

 


【RBBC】Forgettable(一发完)

雷古勒斯布莱克x小巴蒂克劳奇 

大量ooc,角色死亡预警 

BE预警 

———————————————— 

他最终离开了那个破烂的牢房。 

对面骨瘦如柴的黑狗望了他一眼,小跑着离开了。 

摄魂怪对动物的影响微乎其微,那么他呢。 

他抬眼望着那朝他飘来的黑色斗篷的怪物。 

他随即笑了, 

他早就哭不出来了。 

——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身边的麻瓜匆匆走过 

没有人注意到他 

这倒是真的,所有人都当他不存在似的 

他走进了破釜酒吧,也没有一个巫师注意到他 

这十分奇怪,毕竟他这张脸还是十分具有辨识度的—— 

每一个囚禁阿兹卡班中巫师的脸色都应该会向他一样 

更何况他那响亮的名字还摆着呢:小巴蒂克劳奇 

—— 

不知道为什么,他来到了一个洞穴里 

那里面很黑,但又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他轻松地通过了那个小道 

那个上面有着深红色斑点的小道 

有什么人把血洒在上面了 

那绝对是个蠢货,他想着。 

—— 

他在洞里看见了一条船,一片湖,还有一座小岛 

小岛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摆在那儿 

他向着那里走过去,脚踩在湖面上, 

湖面仿佛没有感觉到他似的,安静的可怕 

甚至没有涟漪 

湖里有什么东西飘着,灰白的吓人 

他却没有注意到,轻轻地走上了岸 

—— 

岸上是一个透明的器皿,里面装的是一个挂坠盒。 

他仔细地向里看去,鼻尖险些碰上透明的水面 

挂坠盒里面是一张完好的纸条。 

—— 

To the Dark Lord, 

I know I will be dead long before you read thisbut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t was I who  

discovered your secret. I have stolen the real horcrux and intend to destroy it as soon as I can. I face death in the hope that when you meet your match you will be mortal once more. 

R.A.B. 

—— 

他潜入湖中,拨开那对他来说不存在的尸体 

他发了疯似的找着,终于,他在阴尸堆中找到了那黑色头发的少年 

男孩看上去只有18岁左右,像是布满蛛网的眼睛空洞无神 

或许是在水中泡太久了,他的整张脸显得有些肿 

—— 

小巴蒂凝视着男孩,他找不到那双灰色的眼睛了 

他想像往常那样,抚上男孩苍白的脸颊 

他的手穿透了他的脸颊 

望着自己透明的手,他突然笑了 

是啊,自己已经不存在了 

他终究碰不到他了 

他转过了头 

—— 

男孩仍然面向着上方 

突然间的,他向着看不见的天空伸出了手,好想要抓住什么似的 

但最终没能留下任何东西 

冰冷的湖水重新归于平静。 

————————————— 

为什么写完再读一遍就会感觉很怪

Born king[一发完]

Borra x Udo,私设如山,大量ooc,BE

Summary:He was born king,unless he was nolonger him.

Borra的父亲是一名暗夜族的首领,

作为长子,他从小就被灌输一个概念——

他天生就是做首领的人,他也的确成为了首领。

父亲在临死前对他说过几个词

1.Confidence

“我们肯定能战胜人类,只要有人愿意一战!”

他自己都不在相信这句他曾经提出过的莽撞幼稚的话。

2.Equality

当族人把一个奄奄一息的白色同类带到他面前时,

他承认自己有了私心。

“把他的伤治好,和别的族人一样。”

尽管他仍然嘴硬

3.Gain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the people

“作为首领,我必须知道每个族人的名字,所以,你叫什么?”

4.Care for the people

当他听说Udo因为太过特别又喜欢幼崽而导致了幼崽不好好学习时,他眼皮挑了挑

“你好像喜欢孩子?”

Borra第一次看见这个冷淡的美人脸上出现了温柔。

可转瞬间化为悲伤。他不再多问。

“就让Udo带着那些幼崽吧,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

5.Keep every promise

Connal带回了一个凤凰的后裔。

Connal为了那个后裔死去了。

他觉得是时候了,“明天,我们出发。”

第二天破晓,Udo站在一边,看他化上妆。

他犹豫了很久,最终上前抱了抱Borra。“一定要活着回来。”

“好。”

6.Believe yourself

当Udo为他挡下一个炸弹时,他有那么一瞬间的窒息

他看见那个白色的身体向下坠落,变得残破不堪

他向下俯冲,抓住的只有一片衣角的残骸

Udo不是凤凰,这也不是童话。他愿相信,他回不来了。

Borra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能力。

最后,Borra把首领的位子让给了Maleficent

他不见了。

He was born king,but he was no longer him.

咕咕咕


大家好,这里是无论写文还是画画都很渣的萌新写手祁肆,平常可以叫我十三【避讳的话也可以叫我三三】

本人是名杂食党,HP系列漫威叉男各种圈瞎逛。主要嗑EC【或者CE?】和锤基。

因为是学生党,平常不怎么在线。个人偏好喜文和甜文【但比较喜欢写刀QwQ】

大爱詹一美【詹一壮】!!!